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顶部菜单
 
 
苏州苏能翻译公司:希望华为继续强大!那些上板500强的高科技企业 你们不该反思吗?吹嘘自己多牛 结果什么都是人家的?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09-11 10:41:55    文字:【】【】【
在芯片“断供”日逼近时探访华为
华为
2020-09-11 · 环球网资讯41 跟贴
  来源:环球网微信公众号

  随着美国对华为的打压持续升级,一些略带悲壮、但更多是激昂的元素在华为的发布活动中渐渐多了起来。10日,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的主题演讲环节中,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的一句“没有人能够熄灭满天星光,每一位开发者,都是华为要汇聚的星星之火”在朋友圈中刷屏。也许不是巧合,本次华为开发者大会开幕的时间点恰恰临近美国对华为芯片实施“断供”的9月15日,华为最新的一系列发布所透露出的信息显得意味深长。

  

  开发者大会没谈“断供”,却在展示惨烈和激昂

  华为的松山湖基地似乎是全天候运转的,9日晚22时左右,这座容纳2万多名华为员工、其中包含70%研发人员的基地里亮灯率仍然超过90%,几天后的15日,按照美国禁令的限制,国内外凡使用美国技术专利的芯片代加工生产企业将禁止向华为生产加工芯片,这对于拥有顶尖芯片设计水平的华为来说,可谓是“最坏的局面”。不过,在“最后期限”日益临近的夜晚,华为松山湖基地似乎一切如常,环湖零零散散健步走的行人和绵延不绝的虫鸣向世人展示着“危机中的平静”。

  第二天的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主题演讲环节则是一副激昂场面。主题演讲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华为“鸿蒙”操作系统2.0(HarmonyOS 2.0)的亮相,余承东宣布,HarmonyOS 2.0全面赋能全场景生态,正式面向应用开发者发布Beta版本,2020年12月将发布手机版本,明年华为智能手机将全面升级支持“鸿蒙”2.0。面对打压,所有人都在关心华为“未来路在何方”。所有演讲高管都没有直接给出回答,不过,在演讲开始前大屏幕上打出的两行字已经给出答案:不停止,不暂停,一起努力。

  

  余承东在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上(拍摄:张盛楠)

  “我们不想按下暂停键。”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安在题为《HMS新沃土 让我们一起共舞》的主题演讲中宣布,过去一年,华为移动服务生态(HMS)加速构建,HMS生态全球注册开发者数已达180万,较去年开发者大会期间的91万增长近一倍。全球集成HMS Core的应用有9.6万个,增长超过一倍;海外精品应用上架到华为应用市场(AppGallery)的数量从去年的6000个现在跃升到7.3万,作为全球Top 3的应用商店,AppGallery今年1-8月全球范围内累计分发应用2610亿次,帮助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精品应用触达全球7亿华为用户。“我们的HMS手机从今年5月份开始销量快速增长,这代表着海外用户对华为手机的喜爱、对HMS生态的认可。全球第三大移动应用生态已经崛起。”

  除了“鸿蒙”系统和华为HMS,演讲环节还发布了让百亿IoT设备易连接、易管控、易交互的HUAWEI HiLink,以及帮助科研院校、创新机构、行业组织、医疗机构等行业合作伙伴高效开展创新研究,加速技术突破,孵化应用创新,快速实现成果转化的HUAWEI Research平台。面对着台下上百位到场的开发者,余承东表示,在本次开发者大会上,华为将全面开放核心技术、软硬件能力,与开发者们共同驱动全场景智慧生态的蓬勃发展,“没有人能够熄灭满天星光。每一位开发者,都是华为要汇聚的星星之火。”

  “没有选择就是最正确的选择”

  “今天的开发者大会正好在芯片断供日之前,但开幕式上并没有高管直接提到这个话题,为什么?”在演讲环节结束后的媒体交流会上,面对《环球时报》记者提出的问题,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似乎有太多的话要说:“困难是一定有的,但我更愿意看到它积极的一面,正是因为这样的限制,我相信中国所有的行业都该清醒了,我做软件20多年,有发自内心的感触。我们不能说中国的高科技行业不繁荣,因为那么多所谓高科技企业进入到世界500强,但真正看一下,这样的‘枝繁叶茂’是非常危险的,瞬间就可以被推倒。为什么?因为我们没有‘根’,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芯片制裁这种事反而给了中国产业界去重新构建的一个绝好机会,没有选择就是最正确的选择。”

  显然,在王成录眼中,芯片的断供揭开了中国IT行业所面临的“根”的问题,而他和他的团队所做的,就是如何“植根”。2019年5月,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后,美国谷歌公司只允许华为手机使用安卓系统的开源代码,不允许用谷歌官方安卓新版本和谷歌的GMS服务。这一禁令不仅影响了华为手机在海外的销售,还存在日后谷歌不能够向其授权安卓系统的隐患。为此,华为开启了B计划——研发自有操作系统,并从零建设自身开发者生态。

  王成录直言,一个操作系统,如果没有应用在上面的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要开发一个应用,就一定得需要明白编程框架是什么样,用什么样的编制语言来做,有没有这样的编译器?有没有这样的工具平台让我把这些软件技术组装起来?大家想一想,我们中国的软件开发人员超过了很多国家的总人口数,为什么之前我们做不出来非常优秀的软件呢?因为如果没有‘根’,我们在座的人就是一盘散沙,毫无价值,没有任何战斗力。”

  “所以,我觉得美国的限制反而让我们有了非常好的机会去重新构建所有的电子技术,在这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大家都急着赚钱,谁等着你这个东西?我做应用,一年就上市了,然后就变成了亿万富翁,财务自由了,大家没有耐心坐下来扎扎实实努力,这样的故事越多,就把中国所有的创新都扼杀掉了。”王成录做了一个比喻:“中国的软件开发特别像生产线的装配工,我们用到的几乎所有的软件技术都来自于美国,‘生产线’都是别人的,咱们的竞争力在哪里?可惜了我们中国那么多优秀大学培养了那么多优秀的计算机、软件专业人才,非常可悲的是,过去的十年,我们的大学不再培养计算机结构的人才,没人研究这些东西,没有人研究数据库,这样的情况是非常危险的,如果我们一盘散沙没有‘根’,中国软件永远不会有竞争力。”

  “‘鸿蒙’的问世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让中国有机会跨界把更多平台的力量聚合起来,让中国自己的软件的‘根’长出来,‘根’扎得越深,才越有可能长出参天大树,才会有郁郁葱葱的森林,那才是长久的枝繁叶茂。”王成录的回答声音不高,但缓慢而有力,他表示,将来退休的那一天,自己愿意去呼吁全中国的软件人一起把中国软件的“根”做起来,把“根”扎下去,“那时候我们才真正拥有话语权,那时候中国的软件一定是无敌的。”

  “断供”期限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但压力永远会在

  “繁星”“满天星光”是本次华为开发者大会多次被演讲者提到的意象,在美国制裁的“断供日”临近时,频繁地强调“繁星”,有什么含义?C114通信网副主编、资深科技评论员蒋均牧对《环球时报》表示,“满天星光”是相对“灯塔”“火炬”的,表达华为对于生态和开发者的看重,也有种失去了谷歌支持也并不担忧的豪情壮志——“没有安卓和GMS,我还有千千万万开发者可依靠。”

  “不管是鸿蒙OS 2.0的发布还是HMS Core的最新进展,释放出来的最重要的信号就是:在软件这个层面华为消费者业务已经不被卡脖子了。”蒋均牧告诉记者,华为的一系列发布是在把之前的短板都补上,抗打击能力将进一步增强。

  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院长方兴东表示,在美国政府的霸权面前,华为只能直面残酷的现实,迎接完全不公平合理的制裁,尽自己全力,带动中国产业链,依靠非美国的产业链先收缩,重新构建新的产业链,最终依靠实力,再次出发。“这一仗的利弊,要放在5年、10年乃至更长的时间来评估。这几年毫无疑问是华为痛苦的几年。但未来的华为一定会更加强大。”

  在演讲环节结束后的采访中,华为移动服务生态(HMS)负责人汪严旻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他看来,所谓的美国“断供”期限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但压力永远会存在。”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范凌志 陈青青

  推荐阅读:

  任正非:几棒子打下来 我们明白美国政客希望我们死

  7月29日至31日,华为公司创始人、CEO任正非带队访问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和南京大学。访问期间,他就基础研究、产学研结合、科研创新和人才培养等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

  

  ■ 华为为何要搞基础研究?信息技术的发展速度太快了,传统的产学研模式赶不上市场需求的发展速度。因此华为公司也进行了一些基础理论的研究,大多数是在应用理论的范畴,只有少量的走在世界前面去了。大学老师的研究是为理想而奋斗,目标长远,他们的研究是纯理论要素研究。例如,土耳其Arikan教授一篇数学论文,十年后变成5G的“熊熊大火”;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苏联科学家彼得·乌菲姆采夫发表的一篇“钻石切面可以散射无线电波”的论文,20年后美国造出了隐身的F22战斗机;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科学院吴仲华教授的三元流动理论对喷气式发动机的等熵切面计算法,奠基了今天的航空发动机产业;现代化学分子科学的进步,人类合成材料可能由计算机进行分子编辑来完成,这也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技术变化。

  

  △华为方舟实验室(资料图)

  高校的“明灯”照耀着产业,大学老师的纯研究看得远、钻得深;华为公司的研究实用度强。在我们之间的合作中,你们给我们带来方向,照亮了我们。华为公司的基础研究是围绕商业目的的,比较贴近近期的实用化,我们给你们带来客户需求以及行业所面临的世界级难题,知道这个方程的价值与应用,相互之间都是有益的。合作使我们早一些知晓世界的发展动向,缩短了商品化的时间,我们能超前世界,就会获得更好的机会。■ “校企合作要松耦合,不能强耦合。”高校的目的是为理想而奋斗,为好奇而奋斗;企业是现实主义的,有商业“铜臭”的,强耦合是不会成功的。强耦合互相制约,影响各自的进步。“强耦合你拖着我,我拽着你,你走不到那一步,我也走不到另一步。因此,必须解耦,以松散的方式合作。”

  

  ■ “求生欲使我们振奋起来,寻找自救的道路。”

  在“灯塔”的照耀下,整个世界都加快了脚步,今天技术与经济的繁荣与英、美、日、俄、欧洲当年的技术灯塔作用是分不开的。我们要尊重这些国家,尊重作出贡献的先辈。孔子都过去两千多年了,我们还不是在尊孔吗?不管这些专利保护是否已经过期,先贤是值得尊重的。

  

  我们公司也曾想在突进“无人区”后作些贡献,以回报社会对我们的引导,也想点燃5G这个“灯塔”,但刚刚擦燃“火柴”,美国就一个“大棒”打下来,把我们打昏了,开始还以为我们合规系统出了什么问题,在反思;结果第二棒、第三棒、第四棒打下来,我们才明白美国的一些政治家希望我们死。求生的欲望使我们振奋起来,寻找自救的道路。无论怎样,我们永远不会忌恨美国,那只是一部分政治家的冲动,不代表美国企业、美国的学校、美国社会。我们仍然要坚持自强、开放的道路不变。你要真正强大起来,就要向一切人学习,包括自己的敌人。■ “中国的未来与振兴要靠孩子,靠孩子唯有靠教育。”人类社会的下一个文明是什么?还会不会产生一个类似汽车、信息产业这样的产业?我说的“汽车”是泛指,包括飞机、轮船、火车、拖拉机、自行车;“信息产业”也不仅指电子工业、电信互联网、人工智能。未来技术世界的不可知,就如一片黑暗中,需要灯塔。点燃未来灯塔的责任无疑是要落在高校上,教育要引领社会前进。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认识它的艰难,应对这种不确定性,除了给科研更多一些自由、对失败更多一些宽容外,应对不确定性的确定可以从孩子们的教育抓起,中国的未来与振兴要靠孩子,靠孩子唯有靠教育。多办一些学校,实行差别教育,启发他们的创新精神,就会一年比一年有信心,一年一年地逼近未来世界的大门。二、三十年后,他们正好为崛起而冲锋陷阵,他们不是拿着机关枪,而是拿着博士的笔。我今天看见你们这么多人坐着冷板凳,研究出这么多理论与技术成果,出了这么多优秀的人才,我很兴奋,相信我们国家在二、三十年以后或者五、六十年之后,一定会大有作为的,为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任正非(资料图)

  ■ “我们需要创新,找到一个一个的机会点。”我们需要创新,找到一个一个的机会点。如果我们把英国工业革命的指数定为100的话,美国今天是150,我国是70,中国缺的30是原创,原创需要更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没有原创就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房屋、汽车都会饱和的,饱和以后如何发展?不发展,一切社会问题都会产生。我们公司过去是依托全球化平台,集中精力十几年攻击同一个“城墙口”,取得了一点成功。我们过去的理论基地选在美国,十几年前加大了对英国和欧洲的投入,后来又增加了日本、俄罗斯的投入。美国将我们纳入实体清单后,我们把对美国的投资转移到俄罗斯,加大了俄罗斯的投入,扩大了俄罗斯的科学家队伍,提升了俄罗斯科学家的工资。

  我们希望十年、二十年后,我国的大学担负起追赶世界理论中心的担子来。我们国家有几千年儒家文化的耕读精神,现在年轻妈妈最大的期望是教育孩子,想学习、想刻苦学习,这都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优良基础,我们是有希望的,中国是可以有更大作为的。

【https://dy.163.com/article/FM7PKJ7P0514R9OJ.html?referFrom=#fr=email】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5 苏州市苏能工程技术翻译有限公司 苏ICP备05007281号